一樣創業,兩種場景。在對岸,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證監會主席肖鋼本月先後到北京中關村及武漢,與當地創業者喝咖啡聊前景,官民互動熱絡,投資市場也為之振奮。在台灣,行政院長毛治國決定將台灣打造成創新創業基地,讚聲不少,但等著看好戲的更多,這也是輿論對中央施政的典型反應。
  從一面想,中共思想管制,官員到創意咖啡廳作秀的樣板戲,不可盡信;台灣言論自由,民意針砭政策,正是民主可貴之處。但從另一面想,北京當局拚經濟以穩政治,政令既出,駟馬難追,官民相互幫襯,不僅造就多個超級明星創業者,也讓後進者躍躍欲試;台灣政爭卡經濟,政策忽左忽右,以致官民相互拉扯,信賴機制正層層剝落。
  台灣社會的「信賴崩解」危機其來有自,藍綠內耗與統獨之爭是兩大禍根。令人憂心的是,自從去年九合一大選藍營崩盤之後,中央官威不振,立法權趁勢坐大,地方諸侯藉機奪權,眾聲喧嘩紛擾,各方正加速惡性循環。
  或許有人會問,近來立法院頻頻作為,包括三讀通過勞基法30條修正草案,造福340萬勞工明年得以周休二日;擱置多年的長照服務法也終於過關,讓台灣人從生到死都有國家照顧;爭議再三的高鐵財改,藍綠也協調出國有民營的3.0版,全民明年又可享受降價優惠。凡此種種「成果」,怎可說各方正加速惡性循環?
  但若細究這些「成果」的協商過程,不禁令人對行政權旁落、立法權膨脹的府會失衡現象捏把冷汗。在勞基法修正案中,嘉惠勞工的縮短工時先過,政院為資方配套的調高加班時數緩議。在長照服務法中,兩黨對長照基金的財源主張分歧,政府五年不加稅只能編列120億,在財政緊絀下,如果不推動財改,即使打腫臉也充不了胖子,最終極可能淪為「空殼長照」。
  財政部長張盛和在長照法「局部」三讀後慨言:「台灣差不多已是社會福利國家,北歐福利國家稅率負擔率高達40%,我們卻只有12.6%,社福支出難以維繫,國家財政撐不下去。」財長這段語重心長,既道盡兩黨多年來只顧著開福利支票以換取選票的短視近利,也自曝行政部門抗衡不了立法部門的繳械心態,更預示了台灣社會寅吃卯糧、債留子孫的悲慘未來。
  而高鐵財改歹戲,更是集荒謬劇情之大成。高鐵財改1.0版,未出家門,竟被黨團全面封殺,只因為當時交通部長葉匡時與高鐵董事長范志強憂心高鐵不財改就將破產,示警被視為恫嚇,讓藍委「不開心」,有心作為的葉、范兩人也只好請辭負責。
  有了前車之鑑,新任交長陳建宇與高鐵董事長劉維琪端出「優先全民釋股」的財改2.0版,並多方奔走、軟性溝通,但送出政院前,還是無法讓各方滿意。正當輿論擔心高鐵財改遙遙無期之際,劇情卻峰迴路轉,就在藍營執政剩不到一年的520過後,立院交通委員會由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坐鎮」,硬是喬出「國有民營」的財改3.0版附帶決議,在建設基金與泛公股擴大投資後,純公股將持有高鐵48.9%(泛公股更高達63.9%),遠遠超過現行獎參條例規定的20%投資上限。不過在民進黨「指導下」,決議要求參照「國營事業管理法」,調高「獎參條例」上限至50%,未來只要修正草案過關,高鐵財改3.0版即可上路。一切的一切,只因民進黨盤算明年執政在即,不能留個高鐵爛攤子讓自己「不開心」。
  執政黨在國會擁有過半席次,卻敵不過在野黨的知法玩法,藍營的無能與綠營的奸巧在高鐵荒謬劇裡原形畢露。至於高鐵「國有民營」已背離政府零出資的BOT精神、背負諸多政策使命的公股行庫將無力打亞洲盃,這些攸關法制與發展的要事,則無人關切。
  在立法院,綠營以準執政姿態左右議事;在泛綠主政的地方縣市,百里侯更高舉除弊與懲商的施政大纛。南部六縣市以環保為名,聯合簽署「禁燒生煤與石油焦」,只是以地方自治法挑戰中央發展政策的第一步,由於中央各部會的立場本不一致,泛綠聯盟多的是「得寸進尺」的空間,產業界也只有等著再被剝一層皮。
  然而,南部六縣市以地方包圍中央的逼宮戲,再怎樣的翻雲覆雨,都比不上台北市長柯文哲的新官上任五把火。柯P將陳水扁、馬英九與郝龍斌三位市長任內規劃成形的五大建設案先打為五大「弊」案,繼之除「弊」為五大案,旋又正名為五大「怪」案,全憑他的「直覺」而非秉於法制。
  以箭靶中心的遠雄大巨蛋案為例,停工與復工的決策,反覆見於報端,也全繫諸柯P的「情緒」而非秉於專業判斷。若把大巨蛋案停工決策當成一分病歷,柯P的診斷與處方可說天天在變,這種無法正確判斷病情的醫生恐怕早就被唾棄,但身為政治人物,卻因為他應付的是婉君眼裡的「十大惡人之首」,因此仍博得新世代的掌聲。
  從中央到地方,政治人物帶頭破壞法制,大行便宜之事,上行下效,台灣社會也越來越濫情理盲,彼此只能靠「爭吵」比高下,吵不過的只好走人,也難怪不少人感嘆「不到台灣,不知文革還在搞」!<摘錄工商>

    全站熱搜

    hm64381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